? 走到哪儿写到哪儿_吉他谱_海量、极速、纯净的吉他谱网站_我吉他网

走到哪儿写到哪儿

发布日期:2022-05-12 13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月6日,形式新颖、风格唯美的中国音乐故事《爱的神话》在北京音乐厅上演,其作者军旅作曲家黄钟声又一次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关注。

  虽然作品多次荣获国内大奖,黄钟声却保持着低调、谦和,有着军人特有的质朴。他称自己为真正的大头兵(最基层的普通士兵),从基层成长、在摸爬滚打中创作。

  黄钟声出生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龙江县景星小镇,父亲喜欢拉京胡,母亲喜欢唱戏,在家里他们总是一拉一唱。这给了黄钟声潜移默化的影响。他也很喜欢京胡,父亲调弦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偷偷学艺,趁父亲不在家时把琴从墙上拿下来摆弄。

  “小学一年级第一堂音乐课,刚刚学了一首歌,老师突然走到我旁边,对我说,你叫什么名字?站起来给大家唱一遍。”黄钟声回忆,音乐老师认为他的音准比较好、学歌快,以后每学完一首新歌就让他给大家示范一遍。

  到小学三年级,黄钟声的识谱能力甚至超过了音乐老师,他成为校演出队的骨干。小学快毕业时,县剧团的一位老艺人下乡住在他家,看他拉京胡有板有眼的,又教了他一些戏曲。县剧团的团长特地邀他去团里当学员拉琴,但是父母希望他多学文化知识,没有同意他去剧团工作。

  1972年,部队来征兵,黄钟声到征兵处做志愿者,会书法、美术的他黑板报画得很好,加上能拉会唱,负责征兵的领导一下看上了他。就这样,18岁的黄钟声背着京胡入伍了,从此开始了四十多年的军旅生涯。

  “在哈尔滨的新兵连集合时,领导问,谁能指挥大家唱首歌?班长马上推荐我,从此,我一下就出名了。”黄钟声兴趣广泛,吹拉弹唱兼指挥,在演出队里如鱼得水。从基层连队到黑龙江军区,他在各个级别的演出队里都干过,后来参加沈阳军区的文艺汇演获奖。“我是真正从群众文化、战士文化中成长起来的大头兵,大半辈子在部队中生活,只要看到战士的演出,我就会感动流泪。”

  那时的黄钟声开始自己写歌,梦想着成为一名作曲家。幸运的是,每一级文工团都有专业老师给予他悉心指导,他自己也读了一些基础的音乐理论书籍。有一次,黄钟声把创作的新歌拿给作曲家扈邑、请他指导,扈邑说,“小伙子,你写歌已经很成熟了,建议你去买《中国民歌集成》系列,先把黑龙江地区的民歌系统地学习一遍,然后从北到南都学一遍。你是个苗子,将来如果有机会还是去学校深造。”受到鼓舞,黄钟声很振奋,更加刻苦地学习创作。

  然而,就在他意气风发的时候,演出队解散了。“我的作曲家梦想突然中断了,非常灰心,我把音乐书籍都送人了,心情不好时自己喝过闷酒摔过杯子。”黄钟声想报考黑龙江大学艺术系,但是部队领导把他作为美术干事留下了,于是,他每天画电影广告、写美术字,一干就是五年。

  1983年,武警黑龙江部队组建并成立了文工队,黄钟声担任演出队的队长,他与搭档词作家张吉义创建了“文化流动服务车”,带着自编自演的节目深入到各连队,深受欢迎,这辆面包车被战士们亲切地称为“文艺大蓬车”。

  “有一次,我们看见战士在挖野菜,也加入进去和他们聊天,战士告诉我们这是婆婆丁(蒲公英),张吉义马上就在车上写了一首《婆婆丁》,我一看歌词生动充满山野味,马上谱了曲,晚上就给战士们演唱,我用电子琴伴奏。”就这样,“大蓬车”跑遍了部队所在的山山水水。在珍宝岛上,战士们艰苦的生活深深地触动了他,连夜写了《宝岛之夜》、《亲人为咱守边卡》。

  1991年,黄钟声的演出队代表武警黑龙江部队进京演出,他将一些原创歌曲串联起来变成小音乐剧《我们的大蓬车》,形式新颖、效果很好,受到了部队领导的赞赏。于是,黄钟声和张吉义被调到了武警总队文工团,张吉义担任团长,黄钟声当创作员。“在专业团体里氛围很好,人才济济。我更希望有机会到专业院校里进修,实现青春时期的梦想。”

  他的想法得到了部队领导的支持,不过,在中央音乐学院进修时,他着实令苏夏教授感到为难——和声、复调等作曲的基础都没有,只能从初级乐段开始教起。听从苏教授的建议,他白天学习专业课、晚上补习文化课,两年时间拼命地学习,终于考上了中央院的干部大专班,在主科老师唐建平教授的悉心指导下,进步很快,逐渐学会了器乐作曲,较好地完成了室内乐及艺术歌曲作业。

  在动荡的军旅生涯里,那是一段难得的读书时光,也是黄钟声专业上取得质的飞跃的阶段——从业余的作曲爱好者成长为专业作曲家。

  1999年,黄钟声创作的《忠诚卫士之歌》最终经过首长、专家和战士打分一致通过,被定为武警部队的警歌。

  “武警部队担负着重大的抢险任务,随时可能行动。而我们文艺兵也由此更加忙碌,由此也养成了走到哪儿、写到哪儿的习惯。”黄钟声清晰地记得,2003年“非典”最严重的时期,人们心情都很低迷、焦虑,当他从新闻中得知有一位护士牺牲了,马上给老搭档张吉义打电话,“我认为必须写一首歌来表达对一线医护人员发自内心的崇敬,名字就叫《天使》,我们怀着神圣的情感来创作,配器非常简洁,只有钢琴和合成器。”

  虽然创作了许多优秀的军歌,但黄钟声并非只写军歌。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迄今,他跑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采风,积累了大量民族音乐素材。“1997年我到山西河曲采风,当地人依然住在窑洞里、生活很贫困,那种场景极大地震撼了我,当老人们唱起苍凉质朴的民歌,我顿时热泪盈眶。在那里,我写了《放歌灯》。”

  2009年,黄钟声精心为武警男声合唱团创作了一首无伴奏多声部作品《苗岭你好》。“武警战士也要有轻松生活、释放自我的一面,我用歌曲塑造了一个充满朝气的小战士形象,运用了在贵州苗岭地区采风获得的素材,我在这首作品的开始运用了女声的音色(用男声假声高音模拟),营造了一种欢快美好的生活气氛。”他把这首作品发给团长,没想到合唱队队长第二天就让他去听效果。“我一到排练厅,合唱队就集体给我鼓掌,大家都很喜欢它。”这首作品当年荣获第九届全军文艺汇演创作一等奖、“金钟奖”合唱金奖,2010年又获得央视青歌赛合唱一等奖。

  “民族音乐是我们的特色,打个比方,西方人愿意看我们的黑头发、黑眼睛,而我们自己为什么要弄成黄头发、蓝眼睛呢?”黄钟声认为,在创作中应坚持民族特色。

  “退休以后,我的创作空间更大了,感觉创作生命才开始。”黄钟声笑言,自己这个半路出家的作曲家上音乐学院的时候,同龄的徐沛东、伍家骥已经红遍大江南北。“我想突围,合唱、歌剧是我的突破口。我认为,中国歌剧需要接地气、让更多观众看得懂,我们的歌剧表达是有诗意、含蓄的,尤其是宣叙调,和西方的表达方式肯定不同,有些中国歌剧的歌词很美,但到宣叙调时又是大白话,风格不统一就会让观众发笑。”

  黄钟声创作的歌剧《王选》去年获得了国家艺术基金的支持并由北京大学歌剧艺术中心排演,他说,“创作之前,我读了大量资料,直到把我自己当成王选了才开始动笔。王选是科学家,不能框定他的地域但又要体现中国音乐特色,因此,运用了五声音阶;而他夫人陈堃銶是上海人,在她的唱段用了一些越剧的元素。”该剧已在全国多所高校演出,获得了普遍好评,今年将上演20场。

  1、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。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;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,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。

  2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:大众网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